栏目导航

当前的位置: 主页 > VPS >

无法拿到教师资格证的截瘫女硕士
发布时间:2021-11-25

  因残疾而未通过教师资格认定,邹蜜将面临失业。不过,她的遭遇正引起相关方面重视。

  4月25日,轮椅上的邹蜜登录中国教师资格网,结果在意料之中——“认定未通过”。

  11天前,体检时,医生对她说,“(双下肢不能动)这种情况不符合体检合格标准。”

  邹蜜大学时遭遇车祸双腿截瘫,后来坐着轮椅拿到了两张硕士学位证,做了近20年校外英语老师,教过几百个学生。2018年起,国家对校外培训市场严格规范,培训老师必须持证上岗。那年下半年,她报名了教师资格证考试,顺利通过了笔试和面试。

  根据《重庆市申请教师资格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2016年修订)》,严重畸形及运动系统疾病(包括两上肢或两下肢不能运动),为体检不合格。

  重庆市和九龙坡区的教育委员会以及残疾人联合会给邹蜜的答复是一样的,“这个是规定,都是按章办事。”

  4月29日上午,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维权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正在尝试与重庆市教育委员会沟通。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重庆市教育考试院,截至发稿,对方未接听。

  因残疾而未通过教师资格认定,邹蜜将面临失业。不过,她的遭遇正引起相关方面重视。

  中国残联维权部主任周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残联正在与重庆方面取得沟通,积极跟进,尽量满足当事人从事教师职业的愿望。同时,中国残联教就部正在与教育部方面沟通协调,将从顶层设计方面进一步修改关于残疾人教师资格证方面的相关条例,也希望教育部门能够考虑到残障人士的特殊需求。

  2021年4月14日,邹蜜坐着轮椅,来到重庆市教育委员会指定的医院进行体检。

  之前,她已经顺利通过了教师资格证笔试和面试,拿到了考试合格证明。因为二十多年前的一场意外,她下肢截瘫,行动不便。面试前,她担心自己抽签抽到有讲台的教室,需要站上去,好在面试考场地面平坦,考官关心地提醒她“慢一点”,她顺利完成了板书,考试比想象中要顺利。

  根据中国教师资格网公布的教师资格条例(2008年),申请认定教师资格,还需要一份体检证明。邹蜜没想到的是,进了诊室,医生盯着她身下的轮椅说“这个情况不符合体检标准。”

  教师资格证体检在全国没有统一的标准,《重庆市申请教师资格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2016年修订)》规定,严重畸形及运动系统疾病(包括两上肢或两下肢不能运动),为体检不合格。

  邹蜜觉得委屈,出了医院眼泪就没有断,“我有这么多年的教学经验,不希望只是因为身体原因,拿不到教师资格证。”

  2002年,邹蜜的阿姨让她帮忙辅导自己的女儿。邹蜜讲课温声细语,从不照本宣科,讲时事和职业规划,有时也聊聊明星,她形容自己就像是学生的朋友和姐姐。

  口碑渐渐传开,越来越多的学生和家长找过来,虽然是校外辅导老师,邹蜜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一职业,“学生大部分是朋友熟人介绍来的,没人因为我身体残疾有过质疑,说明他们接受了我的教学能力。”

  近20年来,邹蜜教过的学生有数百位,年纪小的还在上幼儿园,年纪大的已经成人。有学生出国留学后给她寄回明信片,“虽然当时的教室比较简陋,但以前的时光是非常快乐的。”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规定从事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类培训的教师需持有教师资格证。

  邹蜜报名教师资格证考试,很顺利通过了笔试和面试,唯独体检让她犯了难。根据《重庆市申请教师资格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2016年修订)》,严重畸形及运动系统疾病(包括两上肢或两下肢不能运动),为体检不合格。

  邹蜜报名教师资格证考试,很顺利通过了笔试和面试,唯独体检让她犯了难。2021年4月25日,邹蜜登录中国教师资格网,看到了她教师资格证审核的最终结果,意料之中的——“认定未通过”。

  如果没有那场车祸,邹蜜说她未来可能会做一名同声传译。那是2000年,还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英语专业大二学生的她在车祸中失去了母亲,自己也被迫双腿截瘫。

  出事后,她连坐都坐不起来,病床摇到30度,就眼冒金星,冷汗直冒,一不小心就歪倒,刷牙、洗脸都需要别人帮忙。但她还一心想着重回学校,同学寄来了课堂笔记,有阿姨来探望,问邹蜜想要什么,她说,想要最喜欢的英语杂志和复读机。

  她努力复健,像上课一样从早八点到下午五点,排得满满当当。在垫子上做力量训练,举哑铃,锻炼手臂力量,也“五花大绑”地把身体的关节都固定在站立架上,练习站立,尝试让腿部承重,“每挪一步都是满头大汗”。有时候,她觉得枯燥,“但是想着,是不是自己刻苦一点就能早一点恢复。”

  邹蜜将自己训练得可以依靠手臂力量从床挪到轮椅,再从轮椅挪到马桶上,但终究没能再回学校。“按照当时的高考体检标准,双下肢不能动的人不能进入大学学习。”她被迫退学,回到了重庆的家。

  2003年,也就是邹蜜退学一年后,教育部、卫生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制定了《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要求进一步放宽对患疾病或生理缺陷者的录取要求。

  这给了邹蜜重回校园的希望,之后,她靠着北京外国语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网课,完成了本科教育,又考上了全日制研究生。考研的过程是痛苦的,因为天天坐着看书,长了褥疮,只能趴在床上复习。小指头大小的疮,恢复起来,用了差不多一年。

  最终,她考入四川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专业。每次上课,担心教学楼的电梯需要排队,她都提前出发。进了教室,轮椅很难通过狭窄的过道,便停在最后一排、宽敞的地方。

  2010年,邹蜜瘫痪十年后,拿到了硕士毕业证,来到英国驻重庆领事馆工作,业余时间继续教课。6年后,她又成功申请到美国雪城大学教育学院的全额奖学金,坐着轮椅出国留学。

  渐渐地,邹蜜开始接受自己的身份,她去健身房,什么都想尝试,玩轮椅网球、滑雪、手摇车,“就像别人不戴眼镜,我戴眼镜,这样子的区别而已。”

  2018年,邹蜜毕业,拿到了第二个硕士学位。她想继续回国做校外辅导老师,“与其说是我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不如说是教师这个职业选择了我。因为教师职业的成就感非常强烈。”

  要做教师,就需要那一纸证书。体检不通过后,她开始联系重庆市和九龙坡区的教育委员会以及残疾人联合会,对方回复称,“这个是规定,是按章办事。”

  新京报记者查询梳理发现,目前,教师资格体检没有全国范围的统一标准,各个省市的教育部门都出台了自己的规范。和重庆一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河北、湖南、浙江、山东、云南等多省市的相关体检标准中,“双上肢或双下肢不能运动”均被认定为“体检不合格”。

  4月30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事人虽然双下肢不能动,但并不会影响教育教学,且已通过了教师资格证的笔试、面试,证明她是具有教学能力的,若是因为体检环节卡住没有拿到证,是不合理的,也是对残疾人士平等就业的歧视。

  熊丙奇认为,目前国内很多学校还没有配备残疾人无障碍设施,无法提供残疾老师教学的条件,所以会从教师资格证的条件上加以限制,提高准入门槛。很多残疾人有从教的梦想,是需要鼓励的,“很多人可能觉得教师要有更好的形象。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让残疾人上讲台,展现的不正是一种自立自强的形象吗?”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良善认为,《教师法》从未禁止残疾人当教师,所以原则上残疾人应当是可以从事教育行业的,只是现在一些地方的教育部门,设置了体检的门槛,将一些残疾情况比较严重的人,排除在教师的队伍之外。“尽管从实践的角度上可以理解,但从法律上来说,属于一种就业歧视。”

  不过,此事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5月1日,中国残联维权部主任周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残联正在与重庆方面取得沟通,积极跟进,尽量满足当事人从事教师职业的愿望。同时,中国残联教就部正在与教育部方面沟通协调,将从顶层设计方面进一步修改关于残疾人教师资格证方面的相关条例,也希望教育部门能够考虑到残障人士的特殊需求。

  “希望能够给残疾人创造一个比较宽松的就业环境,少一些障碍,让残疾人通过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发展自己。”邹蜜说。

  判了!墨尔本华裔外卖员在CBD被撞死,法官宣判最终结果,死者家属:我们想不通,为什么?

  钟南山:中国成为世界上新冠患者人数最少的国家,患病率为美国的1/1678

  OPPO Reno7系列发布 首发RGBW传感器IMX709售价2199元起

  OPPO Reno 7系列发布:IMX709前置镜头坐镇 2199元起售